狱狱

喜欢的cp又多又杂
每周更新一点,高一大狗子不容易啊
有愿意教我高中函数的小伙伴请私信我

我是一个眼里没有约瑟夫的女人…………哈哈哈哈

病名为爱(翻填)【考试版】

这就是槐槐为什么老是不更....很明显了吧23333

 @玉青槐 有点想法没哈哈哈哈


被考试束缚的生命在倒数计时

维持呼吸只为了见证考试截止

腐坏的卷子 纠缠的笔纸

选择妥协才得以写下那么一个字

眼前模糊记忆逐渐流逝

哪本课本浮现在空无脑海里凝滞

难解释的谜题 知识点未明踪迹

所有线索都指向了早就离我远去的题

任由赤红不断侵蚀这点已经软弱的分析

是否记得 是否遗忘 其实没有差异

那些印象终究还是离开了从未记住的心

就算铭记 就算忘却 最重要的诱因

发展经济~~~~

自由落体~~~~

荆轲刺秦~~~~

日头偏西~~~~

 

拿捏瞎编的剂量再注入回忆

听从师嘱篡改实际名为多选的题

开卷的往昔 关书的如今

深陷蒙c与扯淡这场无休止游戏

从不确定的点光怪陆离

像太阳直射北回归线也毫无意义

答案遥不可及 偷瞄缓慢成瘾

和答案背道而驰可结果又能够抵达哪里

任由赤红不断侵蚀这点已经软弱的分析

是否记得 是否遗忘 其实没有差异

那些印象终究还是离开了从未记住的心

就算铭记 就算忘却 最重要的诱因

函数值域~~~~

洗涤沉淀~~~~

Do have something~~~~

胸腺嘧啶~~~~

 

也试过抄袭但缺乏足够的动机

怀抱着无法见光的成绩而叹息

索性将指尖最后一支笔也丢弃

微笑着等待老师喊全体起立

落幕的考试甚至不必要去惋惜

封存在办公室之中的诸多押题

如同伤疤爬满了成绩丑陋痕迹

都是浪得一批的曾经

最近要考~~~~

我考不好~~~~

不好就糟~~~~

糟糕糟糕~~~~


待会告诉你们为什么槐槐这么久没有写完文23333333333

她好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玉青槐 

朴树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歌词中翻英

有语法bug就将就看吧,谢谢啦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The station in the darkness

黑夜里的站台

Leaving of the last bus

末班车离开

Maybe that is the only one which can save me

那也许是本可以拯救我的一班

The treachery must be determinedly

背叛务必坚决

Adieu needs being respectably

告别也需要体面

I have nothing to explain

我没什么可以解释的

This must bemy destiny

这是我的命运吧

I thinkthere’s a wretch

我猜有个混账

Which is hiding in my heart

在我心里面躲藏

The only comfort he can get

能安慰他

Is the strangers and debauchery

只有陌生还有放荡

He needs the bank anytime

他时刻需要对岸

Never cares about the side

无论是在哪一边

Then stop at here and say goodbye

那就这样吧 我们再见了

Turn back and tears stream aside

请转身泪如雨下

When the sunset comes today

当今天夕阳西下

All the heartbrokens gathering the way

断肠人柳巷拾烟花

I have been chapped

我已四分五裂

Lose my home from now on

从此没有了家

Wandering souls roaming everywhere

孤魂野鬼天涯

The boat which will never reach the whither

永远也不能到达的船

Just let me sink into the dark year

就让我沉入黑夜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The hotel inthe corner

街拐角的酒店

The room inthe corridor

走廊尽头的房间

The cold sheet was left the smell of a stranger

冰冷的床单上有陌生人的气味

Behind the desires

在欲望的后面

Hiding the boundlessly void and sadness

是无边的空虚悲哀

Oh my dear all the strangers

Oh亲爱的

The city is raining here

这陌生的这城市下起雨啦

When the sunset comes today

当今天夕阳西下

All the heartbrokens gathering the way

断肠人柳巷拾烟花

I have been chapped

我已四分五裂

Lose my home from now on

从此没有了家

Wandering souls roaming everywhere

孤魂野鬼天涯

The boat which will never reach the whither

永远也不能到达的船

Just let me sink into the dark year

就让我沉入黑夜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The light sextinguish scene by scene

灯一幕一幕熄灭吧


Who am I whoI love who I want where I go

我是谁我爱谁我要谁我去哪


When the sunset comes today

当今天夕阳西下

All the heartbrokens gathering the way

断肠人柳巷拾烟花

I have been chapped

我已四分五裂

Lose my home from now on

从此没有了家

Wandering souls roaming everywhere

孤魂野鬼天涯

The boat which will never reach the whither

永远也不能到达的船

Just let me sink into the dark year

就让我沉入黑夜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To where to where to where

去哪去哪去哪

I had lost my own home

我早已没有了家

 

The time I recall you

当我想起你

Just let me sink into the dark year

就让我沉入黑夜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Just let mesink into the dark year

就让我沉入黑夜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Just let mesink into the dark year

就让我沉入黑夜

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


哈哈哈哈哈哈性感文手在线快乐沙雕


还有奇怪的东西我就打码打掉啦,不影响的!


字比较丑将就看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这是我初三做物理题时的脑洞)(对就是鹿头那个!!!!!)(所以没有黄衣黑白约瑟夫)(哦好像蜘蛛也没有啊2333)(那就不管她了23333333333333)

这个也是属于病名为爱系列的……将就看吧。

 @今天的疯叽也很爱学习呢  @妍c❤ 

 @玉青槐  @尽余欢 emmmmm……还有谁?忘记了呢。剧情里的时间硬伤看看就好啦~~不要在意吖

qio咪咪的问个意见,你们愿意看我手写的文吗?愿意的话我就拍照放上来 @今天的疯叽也很爱学习呢 太太你觉得呢

帮更(白眼)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槐槐我爱你嗷嗷嗷嗷嗷嗷

刷着刷着老福特就刷出这么一条信息来我好开森!!!好!开!森!!!!

我我我我我跟你们讲啊槐槐写东西写得很好的!!!!!我我我我我我我爱她嗷嗷嗷嗷

至于帮助代更这种事情我们就……嗯,诶嘿嘿。

槐槐你要改名的话就改成“梦饕餮”你看怎么样?“吞噬梦的饕餮,淡化昏暗的视线”你看多好听对不对???

总之一句话,坐等更新么么哒~😊

玉青槐:

看了一遍你们亲爱的狱狱太太的“小甜饼”。


我:😒……


她写的根本不是什么甜饼啊!!!!妈呀那篇丧心病狂的文,我差点看哭两次


所以,在征得你们狱狱太太的同意之后我答应帮她代更,预计时间是下周周末左右


另外因为我不怎么玩lof所以不要催我写文之类的


还有就是我lof的id是狱狱这个起名废帮我起的,参照了她的游戏id所以我想改名谁帮我想一个


就这样吧你看着办吧 @狱狱 

病名为爱·佣空(七)

多组cp,包含佣空,前机,黄祭,轻微社园和裘医,请自行避雷。

清水文

ooc!ooc!ooc!

佣空线结束

@玉青槐 

 @京鸿  

@罗德里赫🎶  

@小疯叽是裘克的男(?)人 

@Engel&Teufel(Engelra)  

 @尽余欢

 @妍c❤ 

 @定律一 

为什么我每次写到佣空文笔就会变成小学生版【生无可恋.jpg】









所有人都知道了。玛尔塔已经救不回来了。她的瞳孔已经完全散掉了,高烧持续了一天一夜没有退,身体里的水分大量流失,整个人几乎只剩皮包骨。医生说,只有安乐死才是对她最仁慈的选择。大家都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为她低着头默哀。所以,当奈布又一次回到这里的时候,没人看到他。


他少见地穿上了西装,周身打理得干干净净,脸上带着一种近乎温柔微笑的神色。在艾米丽和艾玛都躲闪开来为玛尔塔哭泣的时候,他趁着医生进房的瞬间抢了过去。医生们试图拦住他,却听到那个女孩沙哑的声音虚弱而平静地响起。“带我走吧。”


于是,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奈布迅速扯掉玛尔塔身上连着的各种仪器,裹着被子把她打横抱起。“好,我带你走。”他的头低着,温柔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她的脸。而一旁目瞪口呆的的艾米丽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颤。


玛尔塔是和奈布分手之后才患病的。每次奈布到来时玛尔塔都本该睡着。每次奈布来之后玛尔塔的病情都会加重。这一切是不是说明了什么?她猛地扭头看向艾玛,看到艾玛眼里同样惊愕却不敢置信的神色。


而一边那对从头到尾关系莫名其妙的情侣正在和医生交涉。所有医生的意见都是让奈布把玛尔塔留下,这样好歹她能减少一点痛苦,可是两人都明显不愿意。几番争执,最后玛尔塔还是离开了医院。


说起来,本来气息奄奄的玛尔塔能和医生这样流利地交流,不就正是刚刚那个疯狂的想法的最好证据吗?姑娘们对视一眼,一起想到仍躺在病床上的两个好友。


可是,特蕾西怎么会相信这种近乎虚构的说法呢?而菲欧娜,即使她被伤得遍体鳞伤时也没有把“那个人”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们,现在怕是也...希望渺茫。


果然。


唯物主义的特蕾西一心坚信这种说法是不可能的。畏缩胆小的机械师对待这件事是那样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字吐错就会在“人际关系”这个问题上重新陷入当初那个无边无际的黑洞;而菲欧娜也是死不松口,被逼问“让你喜欢的人来找你啊不然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时也只是平静地摇一摇头。两个姑娘只好默默祈祷她们喜欢的人不要满身绝情地来探病,因为眼下看来这种病初期是不致命的。


暂鸽告知

家里人反对,这周先鸽了,下周努力一下更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