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狱

喜欢的cp又多又杂
每周更新一点,高一大狗子不容易啊
有愿意教我高中函数的小伙伴请私信我

病名为爱·黄祭(五)

多组cp,包含佣空,前机,黄祭,轻微社园和裘医,请自行避雷。

清水文

ooc!ooc!ooc!

今晚第二更,争取今晚写完,加油

@玉青槐 

 @京鸿  这是对你天天给我发刀片的回礼

@罗德里赫🎶  

@小疯叽是裘克的男(?)人 

@Engel&Teufel(Engelra)  

 @尽余欢

 @妍c❤ 朋友来看呀

以下开始正文XD




抱着这样的想法,菲欧娜在拼命了三年之后如愿以偿地考上了欧蒂利丝大学,在开学的第一堂课上见到了三年中魂牵梦萦的那个人。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斯文俊雅,站在讲台上时的举手投足就像三年前那样迷人。望着他讲课时清秀的侧脸,菲欧娜感觉像回到了家一样。

不,不仅如此,简直像是一个朝圣的人跋涉过千山万水,风尘仆仆地翻过最后一个山头时看见不远处那金碧辉煌的圣殿里穿出的暖黄色圣光,那圣光是那样的温暖,真实又美好,简直想让人扑过去抱着他大哭一场。

而菲欧娜也确实这么做了。她低下头,把脸颊埋在手掌里无声地流下泪来。坚持了三年的晚上三点睡早上六点起的作息、课桌上堆的几乎将她埋葬的习题集、几乎把题库吃下去的辛苦和整个高中深深镌刻在骨髓中的疲倦与对他的思念,这么多几近把她压垮的重担却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轻飘飘地烟消云散了。

讲台上哈斯塔正讲着课,突然看到角落里哭泣的小姑娘。他疑惑地微微偏了偏头,问那久远的故人:“吉尔曼同学?你怎么了?”全班都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而菲欧娜则恰到好处地整理好表情抬起头,除了红红的眼眶和鼻头,没人看得出来她刚刚哭过:“没事啦,就是刚刚有只虫子飞到我眼睛里啦。”哈斯塔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他刚才盯着她的时间超过了两分钟,两分钟还不够驱赶一只小虫子么?她明显是因为什么而哭起来了。在他的记忆里,菲欧娜·吉尔曼可不是一个爱哭的小女孩。他最好还是问一下。

课间的时候,菲欧娜的手机震了一下,有一条新信息。

男神:你今天怎么了?

“男神”是菲欧娜给他的备注,反正又没人来翻她手机。而哈斯塔的id本名是一个糅合了各国奇怪文字的组合,据说是他女朋友给他改的。

小菲妃:没什么大事情啦,眼睛不舒服嘛。

男神:那行吧。

男神:对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当班长的事情?要的话下课来我办公室。

小菲妃:好呀好呀!!!!

菲欧娜把手机揣起来,嘴角边含着愉快的笑意。三年间两人的通讯基本大同小异,除了节假日的问候之外就是菲欧娜问的一些有关神学的问题,而哈斯塔一般又会发语音解决掉。然而由于繁忙的学业,菲欧娜能钻研这种书籍的时间并不多,问问题的时间也总与他的时间错开,再加上随着她研究得越来越深,问的问题也越来越深奥、难以一下子解释清楚,每次都要花他好多时间来给她讲解,久而久之她都不好意思麻烦他了。于是两人间的对话也就越来越少,最后在高三几乎趋近为零。故此,这么一条信息够她开心好久的了。

这么三年读过的书籍虽然不算多,但早就足够支撑她这么一节入门课不听了。于是菲欧娜就这么心满意足地盯着哈斯塔发完了后半节课的呆,然后在下课的时候迅速收拾好东西跟上了哈斯塔。

欧蒂利丝大学很大,大到每一个老师都单独有一个约莫二十平方的办公室。哈斯塔转身把东西放到桌子上,微笑问她:“你怎么考过来了?这么喜欢神学的吗?”而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竟问得菲欧娜一窒。她眨巴眨巴眼睛,突然扯出一抹调皮的笑来,然后对哈斯塔开玩笑似的说:“不,其实我喜欢的是老师你,专门考过来也是为了见到你,这么说可以吗?”

我喜欢的是老师你。专门考过来见你。

可能是她的语气太过虚假,也可能是因为菲欧娜把那种名为“喜欢”的情绪藏得太好,不曾露出过马脚,哈斯塔并没有当真,而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转开话题逗她:“那你今天上课怎么会哭了那么久?你这么喜欢我,看到我不应该很高兴才对吗?”

见他没有发觉,而是就这这个话头跟她开起了玩笑,菲欧娜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胸口的那个小人却长长地叹了口不知名为“开心”还是“沮丧”的气,叹得菲欧娜心里一酸,眼眶又开始泛红。她连忙故作大方地冲哈斯塔笑了笑,胡编乱造起来:“真的没事儿,我就是有角膜炎,最近刚来这边眼睛不适应,老是犯病,每次都跟眼睛进辣椒水了一样疼,我那是被活生生疼哭的好吗?我超可怜的!”说完眼泪就应景地大颗大颗往下掉。哈斯塔也没办法,只能拿了张纸沾上温热水敷在菲欧娜的眼睛上。菲欧娜感觉他的手指不经意地擦过自己的眼睑和鼻梁,心中一甜,可很快就苦了下来。

这么温柔的哈斯塔,自己这么喜欢的哈斯塔,有女朋友了....

菲欧娜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这么辛苦地追过来是徒劳的。哈斯塔和他女朋友秀恩爱秀得那么扎眼,她怎么会看不到呢?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趁现在多看他两眼,然后从一群她并不喜欢的追求者中矮子堆里拔将军,挑一个最好的和他在一起,处两年谈婚论嫁,然后默默仰望那片她从未触及到也绝不可能触及到的天空,结束这段读作甜蜜写作痛苦沉默无望的暗恋。曾经她以为她的动心是青春期的荷尔蒙作祟,顶多算一段普通的喜欢,但当她现在坐在那个人的办公室里,眼睛上敷着温热的纸巾治疗那并不存在的病症时,她悲哀地发现,如果仅仅把它当作一段喜欢,那么她高中时的那些疯狂那些努力要往哪里安放?

这分明是爱。


评论(9)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