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狱

喜欢的cp又多又杂
每周更新一点,高一大狗子不容易啊
有愿意教我高中函数的小伙伴请私信我

病名为爱·黄祭(四)

多组cp,包含佣空,前机,黄祭,轻微社园和裘医,请自行避雷。

清水文

ooc!ooc!ooc!

黄祭的回忆段略长,我分成几部分慢慢发,大家不要急。然后今晚预计能更完吧。

他们两个我是绝对不会给HE的,不管你们怎么寄刀片哦哈哈哈哈哈

@玉青槐 

 @京鸿  这是对你天天给我发刀片的回礼

@罗德里赫🎶  

@小疯叽是裘克的男(?)人 

@Engel&Teufel(Engelra)  

 @尽余欢

以下开始正文XD





喜欢上一个人需要多久呢?

菲欧娜的答案是一个月。

那么放弃那个人又需要多久呢?

菲欧娜却不想放弃。

虽然,这是一份本就无望的喜欢。

第一次见到哈斯塔是在高一,他应邀到他们学校做演讲,主题是“论宗教信仰与唯物理论的冲突与和谐之处”。一个拗口的主题,却被他讲的深入浅出,幽默风趣,好听极了。菲欧娜那天本来是被好友拉过去凑数的,手机充电宝mp3数据线零零散散地带了一大堆,一抬头看到他时眼睛却直了,整场演讲她听得更是认真,弄到最后那堆东西一个也没用上。

听说,他在学校里留一周就会走呢。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哈斯塔住的是学校给他安排的酒店,而这家酒店刚好在菲欧娜家附近,离学校有一定的距离,有二十来分钟的车程。菲欧娜走读,每天放学都是在晚上十点半之后,她父母常年不在家,所以她通常是打车回去。但哈斯塔听说之后觉得有些危险,每天回酒店时就会先开车把她送到家。她爱死了那短短的二十几分钟,每次上他的车之前都会把自己打理得清清爽爽漂漂亮亮的。本以为这样美好的时光不会有几天,那个小城却突发暴雨,无根水封了机场封了铁路封了高速,结果哈斯塔被迫留了下来。

说是被迫,其实他脸上一点怨气都没有,还是那么温柔地笑着,解答菲欧娜从为了和他拉近关系而专门看的神学书籍中看到的种种问题。他的声音总是一如既往的柔和低沉,标准的低音炮,每每都听得菲欧娜心满意足。除了问问题,菲欧娜也喜欢和他闲聊,聊天气聊游戏聊小吃聊动漫等等不一而足。菲欧娜的父母常年不在家,这给她提供了极大的便利。大雨时下时停,于是那一个月中曾经多少次,她快乐地瘫在酒店里那松软的沙发上和哈斯塔一起组队开黑,窗外天阴着,无根之水不会停一般地从天上瓢泼下来,而开着暖黄色的灯的酒店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两人趁雨停的间隙出去买的小吃在桌上冒着氤氲的白气。这种时候她就可以偷偷地趁着他低头看手机的瞬间无数次地抬眼看他,看他柔和的面庞,看他游戏输了时微微的皱眉,赢了时眼角的微微一挑。她偷偷地想,我们两个这样好像情侣啊。

当然,哈斯塔是有女朋友的,她知道。但她总是这么安慰自己:没关系啊,我这哪是喜欢他啊,明明就是看到好看的帅哥忍不住想要靠近而已,而且我现在才高一啊,高一的小姑娘懂点什么,他走以后没多久我就会忘掉的吧....诸般理由,五花八门,却掩盖不住她深夜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时理智对她冰冷的宣判。

菲欧娜,你喜欢上他了。

高中时期的喜欢总是笨拙的,但也是青涩的小心翼翼的美好的。而对于菲欧娜来说,因为这份喜欢被打上了名为“初恋”的珍贵烙印,所以它总是显得那么动人。

她也想过哈斯塔离开过后她的做法——哈斯塔成绩优异,二十四岁就拿到了博士证书,发表一篇的论文甚至是神学研究里近乎里程碑一般的文章,目前则是在欧蒂利丝大学神学系中任教。菲欧娜本没有上欧蒂利丝大学的打算:太重点了考不上,但如果哈斯塔在那里的话她就有了为之发奋的动力。在他走后,她开始不知不觉间疯狂地努力,成绩也疯狂上升,最终稳霸年级第一。这个成绩让她的好友都为之而侧目,问到她的理由时她却只是付之一笑,还是那种特别羞涩天真的笑:“啊....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啊,就是觉得要好好学习嘛。”她曾拿着自己的成绩和欧蒂利丝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做了个对比,确定维持这个成绩三年就能上那所大学。至于考上了又能怎么样她则完全没有想过,或许是不愿想吧,因为理智总会在她想到他而扬起嘴角时警告她:菲欧娜,你别忘了他是有女朋友的!

那就有吧,她安慰自己,我可不在乎。毕竟我昨晚刷朋友圈时还看到他和他女朋友秀的恩爱。这很好,说明他并没有拿我当备胎而是朋友看待。这也证明了他是一个专一的人,一个很好的人,很值得我的喜欢,哈哈哈。而且,你看,我还有他的联系方式呢,他走的时候留给我的,这没准也证明了我算是他见过的诸多高中生中特别的一个呢,多好啊。可是自我安慰完之后,她又会把手机抱在怀里木木地坐着,不哭不笑,面无表情,就那么仿佛老僧入定一般坐着。

我知道他有女朋友啊!我知道他很爱她啊!我知道他很专一啊!可是....我就是好喜欢他啊....

整个高中三年,作为高中苦闷学业中打发时间的娱乐,菲欧娜幻想过很多次,甚至包括他和她做的情景。场景一定要昏暗的房间,窗帘要拉得死死的不让一点光流进来,他的手抚过她的躯体,她在他身下喘息....每次想到这里菲欧娜都会深深地颤栗,然后终止自己的幻想,逼自己重新埋进仿佛无边无际的书海之中。她怎么能以这种东西来玷污他的形象呢,她想。然后又会忍不住笑得像一只偷吃到甜蜜蜂蜜的小熊,有点笨拙,但憨态可掬。


整个高中三年不是没有男生追过菲欧娜,毕竟她长得那样清秀。但每一个男生都是自信而来铩羽而归,她高中里唯一和“旖旎”沾边的就只有哈斯塔。


评论(1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