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狱

喜欢的cp又多又杂
每周更新一点,高一大狗子不容易啊
有愿意教我高中函数的小伙伴请私信我

病名为爱·黄祭(六)

多组cp,包含佣空,前机,黄祭,轻微社园和裘医,请自行避雷。

清水文

ooc!ooc!ooc!

黄祭回忆线结束

@玉青槐 

 @京鸿  来互相伤害啊

@罗德里赫🎶  

@小疯叽是裘克的男(?)人 

@Engel&Teufel(Engelra)  

 @尽余欢

 @妍c❤ 朋友来看呀

以下开始正文XD






她明知他有女朋友了,可她从没想过放弃他。答应当班长是如此,认真用左手练了那么久的花体亦是如此。她这么做的唯一原因就是想给他写一张匿名的告白信,至少,至少,要让他知道,有一个人,喜欢他,很久很久了,久到几乎成了执念。她认认真真准备了一份告白信,忐忑地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然后做贼一样溜了出去。她的胸腔里心脏鼓动得几乎要爆炸,整个人像是要飘起来了一般轻飘飘软绵绵的,走路也是晕晕乎乎看不见路一样。朋友们问她为什么这么开心,她只说:“我给我暗恋对象秘密告白了。”只字不提这个“暗恋对象”是谁,朋友们也只知道她为了“那个人”而发奋了三年考到这里,因为这样在她眼里就像守住了一个独属于他和她的秘密一样。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菲欧娜是全然忘记了他是有女朋友的,她心里只有他。

可惜菲欧娜忘记了,不然她会知道后果的。哈斯塔这个人,看似招徕青睐无数,其实对他的女朋友永远是专一的。

敏感的她很快就注意到了。他在躲她。他们很少再有“偶遇”,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她有意为之;上课的时候他也很少再看向她的方向;就算迫不得已的时候他必须回答她的问题或是回应她的问好,他的态度也是公事公办,刻板生硬,不带哪怕一丝感情色彩。就连他的朋友圈也对她屏蔽了。菲欧娜近乎绝望地在心里苦笑:被他看出来了。积累了三四年的小心思被人狠狠地打碎,于是心里一下子就崩溃了。她其实一向是骄傲的,如果她喜欢的人愿意朝她迈一步,她会仔仔细细地迈出十步;但如果他哪怕有一丝的后退,她也会马上缩回起点不再出来。就像她能在哈斯塔的温言下考上欧蒂利丝大学一样,她朝他迈出了那一步,虽然她明知两人不可能走到一起。但现在,就读于这所大学成了她最难过的事之一。她也不想再遇见他,她的自尊是那样高傲,她不愿在他明显地拒绝了她后还腆着脸凑上去,即使她并没有这么做,她也不愿让他那样想自己。

她在寝室里窝了好几天,终于想通了。他是有女朋友的人啊,何况他们不久后就要结婚了。你前几天不是才看到他发在朋友圈里的电子请柬吗?菲欧娜,你挑这种时候冲上去是想破坏他的幸福吗?你本该知道的啊,当你三四年前动心的时候就该知道的啊,这个故事的结局从一开始就是注定了的啊。他那样的人啊。

“玛尔塔喜欢奈布”这个消息也是她传出去的,只不过她没有想到会被传得那样不堪。其实她那样的一双眼睛早就看穿了玛尔塔的感情,只是她一直不说。而奈布喜欢玛尔塔也是她早就料到了的,当然她私下也找奈布核实过。果然。

奈布和玛尔塔是同一所高中毕业的。当时读高二的臭名昭著的老油条究竟是怎么对一个高一刚进校的小学妹动心的他没说,但可以看得出来这份心绪在高中对他的改变和,打击。所幸奈布天资聪颖,高三最后一个学期经历好一番摸爬滚打,脱了一层皮之后终于考上了欧蒂利丝。可能本是想换个环境逃开吧。菲欧娜记得自己问过他,说你当时报欧蒂利丝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呢?奈布过了好长时间才回复她说,你不懂。

然而菲欧娜又怎么会不懂。他们俩的心绪应该是差不多的吧。此时她坐在寝室的床上,回想起这一切时会情不自禁地伸手按住左肋下方,感受那里微微的跳动。真好啊。我还活着。她想起以前看到的那句歌词,是这么唱的:

如果某一个时间,我能爱上一片树叶

那么某一个未来,我也能爱上某个人

可是她再也不想再爱上一个谁了。这仅有的一次经历已经把她戳得粉身碎骨。

她记得她高三的时候主动把手机封进了箱子里,几乎错过了他一年的动态,然而在高三结束的那个假期再去看的时候,已是满嘴满心的苦涩。哈斯塔和他女朋友,他们订婚了....她颤抖着手指打下一句“祝99”,可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却被破开个大口子,很奇异地,那样一点都不疼,也没有血流出来,干净,漂亮,只是在风灌进去呼啸的时候会有些冷寂和,茫然。

窗外天空闪了一下,然后一声巨响,打雷了。仅仅早上十一点的时间,天空却开始乌黑。菲欧娜木木地坐在床上,暗黑的寝室里唯一的光源是她手里手机微弱的亮光。她缓缓闭上眼再睁开,把手机黑屏丢下,然后侧身躺在床上。真好笑,明明都是雨天,为什么三四年前的那个自己是那样快乐,而现在自己却浑身痛苦?

没事的。再痛苦的事,睡觉时肯定也会忘掉。闭上眼睛吧,只要睡着就好了,在梦里她会忘记掉他有女朋友的事实,更美妙的梦里就干脆不会有他,只有她一个人,快乐,天真,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评论(1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