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狱

喜欢的cp又多又杂
每周更新一点,高一大狗子不容易啊
有愿意教我高中函数的小伙伴请私信我

病名为爱·佣空(一)

多组cp,包含佣空,前机,黄祭,轻微社园和裘医,请自行避雷。

清水文

ooc!ooc!ooc!

是《病名为爱》paro,强烈安利你们去听阿绫和言和版的,歌词写的太有味道了,跪舔

深夜发文诶嘿嘿

 @玉青槐 

 @京鸿  

@罗德里赫🎶  

@小疯叽是裘克的男(?)人 

@Engel&Teufel(Engelra)  

 @尽余欢 

以下开始正文,总感觉文笔变差了肿么肥四TwT











这是欧蒂利丝大学有史以来爆发的最严重的一场瘟疫。


起先只是玛尔塔·贝坦菲尔的发热。这个立志要成为一名军人的女孩一直严格地按照部队标准要求自己,即使是在她那个花花公子男友奈布·萨贝达因她的无趣而离开她后。因此,玛尔塔的发热一开始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她过的生活正是会让她生病的那类。

听闻此消息的女孩子们纷纷赶来探望。玛尔塔是一个十分大气的姑娘,平日里会明里暗里帮她们不少,大家都挺喜欢她。园艺系的艾玛·伍兹摘下了她她亲手培育的最美丽的花朵,医学系的艾米丽·黛儿带来了临床试验后见效最快的退烧药,神学系的菲欧娜·吉尔曼送去了代表祝福的信物,机械系的特蕾西则制作了几个方便卧床之人活动与进食的小机关。而这群女孩子抱着礼物出现在玛尔塔的病房门口准备带给她最美好的祝愿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玛尔塔的前男友奈布。奈布·萨贝达。


奈布·萨贝达和玛尔塔一样是军事系的,但和玛尔塔的严谨截然相反,他是一个喜欢沾花惹草的浪荡子,放纵,奢侈,花心。当玛尔塔充满憧憬地和这群女孩们说“我喜欢奈布·萨贝达学长”的时候,女孩子们差点吓死:玛尔塔平时不是不喜欢开玩笑吗?而“钢铁直女喜欢校草之一的花花公子奈布”这件事情不知道被谁偷听了去,闹得全校沸沸扬扬、无人不知。所以当这两人居然真的牵手成功走在了一起时,所有人都暗暗地为玛尔塔伤起了心。果然,只在一起了不到三个月两人就吹了,是奈布单方面提出的分手,理由是“你太无趣了。”而后玛尔塔就病倒了。这样的奈布在女孩子心里一直都算不上好。没有哪个人会对这样一个伤害了自己闺蜜的花花公子有好感。看到他,女孩们都皱起了眉头。


此时奈布的模样实在是讨人嫌:身上是帅到不行的休闲衣,与臂弯里那个身材惹火的辣妹刚好是情侣装——如果那几乎只遮住重要部位的舞衣也算一件衣服的话;口中一根冒着丝缕的青烟的以优雅著称的品牌香烟,散发出的味道却称不上优雅;满脸的张狂和肆意几乎要洋溢出来,与病房里憔悴的玛尔塔形成极大的反差。他大摇大摆地伸手准备推病房的门,却被艾米丽一把抓住了手腕:“你进去干嘛?!”奈布不耐烦地一把甩开艾米丽的手准备动粗,房里玛尔塔却喊了一声:“艾米丽,让他进来。”艾米丽只好愤愤地让开。


“哐”的一声,病房门被粗鲁地撞开,所有人都为之一瑟,玛尔塔看向奈布时那眼神里不易觉察的希冀也就悄悄地黯淡掉了。不等奈布说话,她平静地下了逐客令:“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就走吧。”这句话成功噎住了奈布。他的唇微微翕动了一下,然后充满敌意地笑了笑,扫视了病房一圈:“没什么事儿,我就是想来确认一下你是真的不好,这样我就开心多了。”说完就搂着女孩离开了,临走时还故意重重地撞了一下艾米丽。无人注意到他身后玛尔塔的脸色却随着他的离开更惨白了一些。


病床的两侧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礼物,女孩们坐在各处安慰着玛尔塔。“萨贝达就是一个人渣,玛尔塔你不要再难过了。”“玛尔塔别伤心,我们都很想看到你好起来。”“就是,安心养病才是正经,等身体好了再去手撕那个渣男。”玛尔塔微笑听完大家的安慰,然后不着痕迹地慢慢把话题带开和大家闲聊起来。一切都看似很美好。


如果不是当晚特蕾西和菲欧娜也发起了热,而玛尔塔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了的话。


评论(3)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