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狱

喜欢的cp又多又杂
每周更新一点,高一大狗子不容易啊
有愿意教我高中函数的小伙伴请私信我

病名为爱·佣空(三)

多组cp,包含佣空,前机,黄祭,轻微社园和裘医,请自行避雷。

清水文

ooc!ooc!ooc!

一个晚上三更....妈呀终于可以去睡觉了,满足了....

呵我就是短小。我就是萎。

@玉青槐 

 @京鸿  

@罗德里赫🎶  

@小疯叽是裘克的男(?)人 

@Engel&Teufel(Engelra)  

 @尽余欢

佣空线结束倒计时开始












“病人玛尔塔·贝坦菲尔的情况已经很不乐观了。她在发高烧,而且这烧一天一夜没退了,同时身体的各处还在冒出更加高热的红斑,最严重的是她一直没有醒来过,都是在昏睡和流泪,我们只能给她输入葡萄糖来维持生命体征,但葡萄糖终究不是长远之计....”穿白大褂的医生难过地摇了摇头。一旁站着的另一个医生闻言又补了一句:“最重要的是,我们不知道她到底患上了什么病,这可实在是不像发烧啊。”仅仅只是一夜之间,玛尔塔·贝坦菲尔病危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大学。艾玛和艾米丽都已经绝望了。欧蒂利丝的医学区汇聚了全世界最顶尖的那一批医生,要是他们都没办法的话,还有哪里能获取帮助呢?


一直怔怔地盯着隔离病房内玛尔塔的脸的艾玛突然用胳膊捅了捅艾米丽:“她是不是....她是不是在....说话?”艾米丽扭头看过去。尽管隔离病房的玻璃墙和病床有一段距离,但玛尔塔的表情依然清晰可见。她仍是昏迷的,但表情异常痛苦,五官也扭曲了,只有口型一直没变....


先是舌头微微抵住上膛,然后嘴张开,这样就可以发出“奈”;然后双唇闭上,张开的时候只有前端微微分开,这样就可以发出“布”。“奈”“布”。“奈”“布”。“奈”“布”。


“她怎么——”艾玛伤心欲绝地抓住艾米丽的衣角。特蕾西和菲欧娜都发起了高烧,而岌岌可危的玛尔塔却把活下去的希望转换成对一个男人的思念,而那个男人明显不把她放在眼里!她们都是艾玛最好的朋友,她不希望失去她们,可她们一个个的却都不想活下去。


艾米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好友,只能一下下地拍着她的背。


“嗒,嗒,嗒....”走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两个姑娘扭头看去,看到奈布匆匆而来的身影。他这回是一个人来的,脸色较昨天憔悴了许多,下巴上一层淡青色的胡茬,全身散发出一股浓烈的烟味。他面色不善地看了看两个女孩,又扭头看了看病房里的玛尔塔。奇迹一般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隔着玻璃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了一眼。奈布皱了皱眉头,然后扭头对艾米丽下令:“开门。”


——连声音都沙哑了。


旁边医生见病人好不容易醒了,赶紧拿着流食包冲了进去让她进食。趁此机会奈布也走了进去。医生正准备让他出去,玛尔塔以不亚于他的沙哑嗓音发话了:“让他留下。”于是奈布得以留下盯着玛尔塔喝下一大碗稀饭。等她吃完了,他的喉结不自然地动了动准备说话,却刚说完一个“你”字就被打断:“没事的话你就先走吧。”


奈布一言不发地走了。而他身后,因他的到来而本有些恢复血色的玛尔塔的脸颊刹那惨白,已是将死之人的气象了。



评论(4)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