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狱

喜欢的cp又多又杂
每周更新一点,高一大狗子不容易啊
有愿意教我高中函数的小伙伴请私信我

病名为爱·佣空(七)

多组cp,包含佣空,前机,黄祭,轻微社园和裘医,请自行避雷。

清水文

ooc!ooc!ooc!

佣空线结束

@玉青槐 

 @京鸿  

@罗德里赫🎶  

@小疯叽是裘克的男(?)人 

@Engel&Teufel(Engelra)  

 @尽余欢

 @妍c❤ 

 @定律一 

为什么我每次写到佣空文笔就会变成小学生版【生无可恋.jpg】









所有人都知道了。玛尔塔已经救不回来了。她的瞳孔已经完全散掉了,高烧持续了一天一夜没有退,身体里的水分大量流失,整个人几乎只剩皮包骨。医生说,只有安乐死才是对她最仁慈的选择。大家都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为她低着头默哀。所以,当奈布又一次回到这里的时候,没人看到他。


他少见地穿上了西装,周身打理得干干净净,脸上带着一种近乎温柔微笑的神色。在艾米丽和艾玛都躲闪开来为玛尔塔哭泣的时候,他趁着医生进房的瞬间抢了过去。医生们试图拦住他,却听到那个女孩沙哑的声音虚弱而平静地响起。“带我走吧。”


于是,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奈布迅速扯掉玛尔塔身上连着的各种仪器,裹着被子把她打横抱起。“好,我带你走。”他的头低着,温柔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她的脸。而一旁目瞪口呆的的艾米丽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一颤。


玛尔塔是和奈布分手之后才患病的。每次奈布到来时玛尔塔都本该睡着。每次奈布来之后玛尔塔的病情都会加重。这一切是不是说明了什么?她猛地扭头看向艾玛,看到艾玛眼里同样惊愕却不敢置信的神色。


而一边那对从头到尾关系莫名其妙的情侣正在和医生交涉。所有医生的意见都是让奈布把玛尔塔留下,这样好歹她能减少一点痛苦,可是两人都明显不愿意。几番争执,最后玛尔塔还是离开了医院。


说起来,本来气息奄奄的玛尔塔能和医生这样流利地交流,不就正是刚刚那个疯狂的想法的最好证据吗?姑娘们对视一眼,一起想到仍躺在病床上的两个好友。


可是,特蕾西怎么会相信这种近乎虚构的说法呢?而菲欧娜,即使她被伤得遍体鳞伤时也没有把“那个人”的真实身份告诉她们,现在怕是也...希望渺茫。


果然。


唯物主义的特蕾西一心坚信这种说法是不可能的。畏缩胆小的机械师对待这件事是那样的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字吐错就会在“人际关系”这个问题上重新陷入当初那个无边无际的黑洞;而菲欧娜也是死不松口,被逼问“让你喜欢的人来找你啊不然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时也只是平静地摇一摇头。两个姑娘只好默默祈祷她们喜欢的人不要满身绝情地来探病,因为眼下看来这种病初期是不致命的。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