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狱

喜欢的cp又多又杂
每周更新一点,高一大狗子不容易啊
有愿意教我高中函数的小伙伴请私信我

黄祭『以汝之血祀月桂盛开』(下)

有两个奇葩私设......

1.菲欧娜并不信仰犹格。(怎么这个奇葩作者连其他人的信仰都改了啊喂)

2.每个人的生命都延长到了1w年左右。(当然本文时间线顶多两天,多了不会写qwq)

歌词源:洛天依-少女武神(标题同)





以下是正文,各位看官慢慢食用XD



[战意芬芳 贪婪却恐慌]


索托斯诡谲地笑了笑,看着眼前为了他的降临而不惜耗费千年时间打入交战双方内部的女孩。


“看来我真是看错你们两个了。你的执念还真是深重啊。”


执念?抑或是心魔?


菲欧娜没有接他的话,转头看向了几乎已无活物的战场边缘。在那里,交战双方的首领颤抖地达成了共识,要将“邪物”清除掉。索托斯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而两个首领因他的视线又是一阵瑟缩。索托斯又是诡秘地笑了笑

,两人便瞬间只剩下了尸体。


“走吧。”无视崩溃的两军,索托斯冰冷地命令。


犹格·索托斯,这样一个灭世的邪神重临世界会带来怎样的灾祸,菲欧娜不愿去想。


她只知道,索托斯的降临能将哈斯塔从封印中唤醒。


这就足够了。


[弯月一杯 盛满了眼泪]


[酒如血水 夜夜笙歌谁不醉]


[借口逃千年的宴会]


谁也不知道,在两权分化这么严重的大陆上,还有这么一群信徒。


信奉邪神犹格·索托斯的信徒。潜伏在两军之间的信徒。


因此,当他们暴起屠戮的时候,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这些军人并非没有军人的素质。因此,当菲欧娜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一一在绝望中倒下时,脸上的表情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上校玛尔塔·贝坦菲尔、中尉奈布·萨贝达、军医艾米丽·黛儿、后勤艾玛·伍兹、哨兵威廉·艾利斯......


这些人都是她曾经的伙伴。


“你难道不知道他们的下场吗我的小姑娘?”观察到她表情的变化,索托斯充满恶意的笑了笑,问她,“你在施行你的计划的时候,在一一与我这些手下会面的时候,在暗处筹谋划策的时候,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他们的下场


吗?”


不,他只是在干扰自己。他一复活,自己就失去了与他谈判的筹码,再无法平静地向他提出条件。他只是在干扰自己,寻找自己的纰漏,想名正言顺地除掉自己而已。不要听他的。菲欧娜攥紧手中的门之匙,却一不留神被锋


利的边缘划破了手。


殷红的血,一滴一滴,落在暗色的土地上,片刻后就完全渗了进去。


不留丝毫痕迹。


远处有人喊着“菲欧娜将军”“索托斯大人”,但她已不想听。


夜晚即将到来的“信徒之夜”,她也不想参加了。


唯一值得她再费心去挂念的,只有哈斯塔。


[恭维 假装深藏得隐晦]


夜晚。


信徒占领了教堂的主殿,热闹的宴会“信徒之夜”开始了。殿中满是觥筹交错之声。


阴暗的楼上却是剑拔弩张情形。或者说,只有菲欧娜在戒备着。索托斯并不需要任何防备。


菲欧娜知道,在索托斯面前提条件是一件危险至极的事。但凡一句话一个字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出了错,都会被瞬间抹杀。


“索托斯大人,我做到了您要求我做的,那现在可以履行您的诺言了吗?”死死攥着拳头,菲欧娜僵硬地问。


门之匙早在她看到伙伴遭到屠戮而分神的瞬间消失了。不过想想也是。门之匙上面附着的是索托斯的神力,就算她想以此反抗也无能为力。


“呵。”


“我的小姑娘你是在害怕吗?嗯?你曾经那么英勇。为我卖命时怎么不见你害怕得发抖呢?”索托斯的笑容越发冷漠。


“我不喜欢看到我的手下这样畏惧我。而你,太过分。”


好像....还有谈下去的余地?


“大人,我们先....”


被猛然起身的索托斯扼住脖颈,菲欧娜只觉得心下一凉。


终究....还是没能换回哈斯塔吗?牺牲了那么多....无辜的人....和朋友....


她又想起那一张张熟悉的脸。每一个人都曾笑着跟她开过玩笑,皱着眉指点过她的失误,她见过他们哭着笑着怒着悲着恨着的样子,可最终她却却牺牲了他们。


只以他们的生命做了无用功。


眼前一阵阵地发黑,生命在一点一点慢慢地流逝。


突兀地,银光一闪....?


脖颈上的手,也渐渐松开了。



[以汝之血祀月桂盛开]


“真是感谢你啊,索托斯。让我一苏醒就看到这么一幅精彩绝伦的画面。”低沉而暗藏怒火的声音传来。菲欧娜怔怔地抬起头,终于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旧日支配者、深空星海之主、无以名状者--哈斯塔,苏醒了。


哈斯塔结束索托斯的生命并没有花很长时间。几乎只是短短一瞬间,索托斯的身体便软趴趴地滑了下去。


哈斯塔有些心疼地抱起眼前面色苍白的姑娘。她是那样的柔软,被他抱起来的时候会在他的怀里蜷起来变成小小的一团。是他最爱的人。是为了他的苏醒奔波的人。是差点死在他的眼前的人。


“你没事吧。”安慰的语气。“这里一切有我。”


菲欧娜蜷在他怀里,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番外>


菲:哈斯塔,犹格明明没有把你的封印解开啊,你怎么突然就出来了?


哈:....你知道为什么我会中招吗?


菲:?


哈:因为我放了一部分神力在你的门之匙里,保证压制住了犹格的神力。


哈:所以门之匙才会自动回到我身边,归还我缺失的神力,帮我解开封印。


菲:....哦这样啊。真是太随便了。






作者:没有什么虐狗情节(小声bb:因为不会写),但是这是我正式发完的第一篇文,也算是很有纪念意义了吧?

 @京鸿  @小疯叽【今天也是没有被裘克放的一天呢】 太太我写得怎么样啊?

评论(16)

热度(17)

  1. 京鸿狱狱 转载了此文字
    I love this!